VIVIBOX

SPN重度中毒/SD可逆不拆/无CP洁癖/欧美墙头全部么么哒/狂热手工爱好者/水彩渣画手/Glay本命/要嫁就嫁个铁汉柔情的盖世英雄

【DSD】Be my Star (松鼠丁和大角鹿米)(5,6)

1,2 传送门:http://vivibox.lofter.com/post/15b90f_59de2ed

3,4 传送门:http://vivibox.lofter.com/post/15b90f_5a0a051

 

继续傻白甜逗比向。谢谢亲们,你们的支持是我的动力。4更未必能完结,字数随情节展开一发不可收拾呜呜呜。

考虑完结后番外前自己画一幅插图(如果大家不嫌弃我手渣的话(●ˇ∀ˇ●))

 

5)

 

夜深人静,Dean确定Jimmy不会再出现后,抖着大尾巴从梁上一跃而下,跑到Sam身边轻声呼唤。

 

“Sammy!”

 

“Dean?”

 

Sam其实根本没睡着。白天Jimmy说的话一直在他心里翻滚。的确,他在做一件好事。原先可能只是抱着顺其自然的心态,现在他决定努力把它做好。只不过这样势必要离开保护区一段时间,这意味着和Dean要分开好长一段时间,一想到这个就自从经历过曾经那个事件后,他们之间分开的时间几乎屈指可数。Dean会乖乖的不惹麻烦吗?

 

“Sammy,我知道你这次是非去不可了。可我舍不得你!”这种肉麻话能说出口,Dean这次也真是拼了。

 

“……”Sam没有说话,但脸上的表情和那对酷似狗狗的水汪汪眼睛明明就写着“我也舍不得你”这几个大字。

 

出发的日子终于到了。

 

晨曦照耀着薄雾,淡淡泛起金色,预示着一个好天气。运输车辆已经到位,Jimmy也很早就开始做大角鹿的打包外送准备。

 

正当其他人都在忙前忙后的时候,Sam觉得很奇怪,平时粘人的Dean去哪里了?难道他打算这样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让我走了吗?

 

Sam的情绪不免有些有点低落。

 

等到车门关上后,车厢里只剩下昏暗和暂时的寂静。

 

这不是他第一次离开熟悉的地方。年龄不大的他已经一次又一次经历离别,这熟悉的恐慌又一次袭向他的心头。虽然有心理准备,可情绪始终难以抚平。

 

那简直是和死亡一样难以面对的事情。

 

一声沉闷的轰鸣之后,Sam感受到车辆正在缓缓启动。等到发动机的噪音盖过他的呼吸声时,大角鹿决定趁此机会好好放空一下,什么也不听,什么也不想,暂时忘记所有的事情,包括自己。

 

天下的事情往往不朝你打算的方向发展。

角落里有一些Jimmy准备的东西,都被很好地打包堆放着。就在那堆东西的背后,响起一个熟悉而怪异的声音:

 

 “虾米,沃斋遮哩,喝腻一起粥~~~“

 

“Dean??!!“

 

一个松鼠脑袋探出来了。虽然光线很昏暗,但凭着那个模糊可辨的阴影轮廓,Sam还是一眼看到了他。

 

然后是整个身体踩着一种异常别扭的步伐晃出来。

 

那扭曲的发音完全是因为Dean的嘴里塞了好多坚果,那可是他不离不弃的粮食呢!不过那怪异的步伐。。。

 

下一秒Sam就完全明白是什么把他哥炸出来了。

 

Dean“哇“地张大嘴巴,第一口把嘴里的干粮全倒在地上,第二口就开始吐昨晚的夜宵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Sam笑起来就再也停不住,一直笑到眼泪都留出来了。

 

小混蛋,你笑个毛笑啊!老子为了混上车连香喷喷的早饭都没吃好吧!现在还要落得像孕吐一样的下场。看我不挠烂你那张婊子脸!!

 

Dean边吐边发誓。

 

6)

 

片场离Sam和Dean原先的住地很远,有好几天的车程。Dean趴在Sammy旁边,已经吐了不下5回。简直摧毁了他以往的男子汉形象。他感觉好像把上个月吃下去的坚果大餐都吐光了,为了Sam还真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而Sam对晕车这件事可没什么太好的主意,只好一遍又一遍地舔着Dean的背。

 

到休息站的时候,Jimmy需要定期确认大角鹿的状况而打开车厢检查,除了完好无恙的大家伙,还发现一只吐得不醒人世的松鼠。

 

于是Jimmy给Bobby打了电话。Bobby立马get是怎么回事了,破口大骂:“这该死的浑球!我就知道他一定会跟去的!早些时候就应该把他抓到笼子里关起来。”

 

事已至此,骂人也许不解决什么问题。反过来想想,也许一定要Dean在身边,Sammy才会乖乖地安心完成他的工作。Bobby于是乎交代了Jimmy一些需要特别注意的事项。最后,他特别关照:“看好Dean,别让他捣乱出什么岔子。Sam很容易受到这家伙影响。”

 

随后Dean的待遇就升格到了驾驶室,Jimmy找了个纸盒,铺上两层柔软的干毛巾,然后把Dean小心翼翼地放进去。Jimmy全程都用大腿垫着盒子,这样可以每到一个可以停车的地方就让Dean吹一下风,在休息站喂Sam的时候也会把Dean抱过去让他们见一见。

 

Dean大多数时候还是双腿发软地乖乖趴着,在迷迷糊糊的恶心感潮涌间隙,一次又一次地梦见久远以前的事----远到他第一次见到他的小Sammy。

 

那是多久以前他已经没法用四只爪子上所有的趾头算清楚了。

 

Dean算是这里的原住民。从少年时代起就是出了名的霸王,除了打遍啮齿类无敌手,他连别的松鼠看到就要躲的乌鸦都敢挠。在冬天食物不济的情况下还敢接近人类的住所偷吃的,偷不到的时候就撒泼耍赖见什么挠什么。几次下来Bobby没法子了,干脆门上开个洞,请君自取,Dean这下可是来去自便了。这松鼠倒也不是偷懒不劳而获的主,等食物来源丰富的时候,他又会拖着七零八碎的吃的还回去,令人哭笑不得。

 

照Bobby的话来说,这哪是松鼠,简直成了精。

 

他只记得那是一个普通的傍晚,他照常去Bobby那里蹭电视却扑了个空。正当他气鼓鼓地想找人打一架发泄发泄的时候,却发现Bobby在动物疗养所那边忙得不可开交。

 

新来了一批需要野化放归的动物,其中有一个大家伙尤其扎眼。青涩以上,成熟未满,头上的角刚长出一个雏形,尺寸却已显露出惊人的趋势,身板还略显纤细,眼神清澈透明得吓人,眼角微弯着漂亮的弧度。

 

Dean感觉心脏停跳了好多拍,直到狠狠掐了下自己的屁股才清醒过来。

 

“今天难道tmd是我的生日吗?”可怎么算也和生日不沾边呀。

 

最后他打算放弃繁重的脑力思考过程,直接接受这个美好的现实。

 

“放着礼物不要,天打雷劈!“神逻辑神展开,那头无论混在什么动物里面都会是瞩目焦点的大角鹿立马成了他的私人标记物品。

 

那一天好像空气中都飘满了香喷喷的坚果味道。

 

评论
热度 ( 13 )

© VIVIB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