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BOX

SPN重度中毒/SD可逆不拆/无CP洁癖/欧美墙头全部么么哒/狂热手工爱好者/水彩渣画手/Glay本命/要嫁就嫁个铁汉柔情的盖世英雄

【DSD】Be my Star (松鼠丁和大角鹿米)(7,8,9,10)

1,2 传送门:http://vivibox.lofter.com/post/15b90f_59de2ed

3,4 传送门:http://vivibox.lofter.com/post/15b90f_5a0a051

5,6 传送门:http://vivibox.lofter.com/post/15b90f_5a8ff38

 

还有大概1更正文就结束了,今天这部分情节比较紧凑,所以四节齐发。

其实我把精彩的番外123都已经写好了,正文结尾却还在卡壳中。。。算是给自己打一发广告,番外里有精彩的肉——汤,至于大家要问这拟动物了还能有肉汤我这不是桑心病狂了点吗,嘿嘿,究竟是什么肉汤暂时保密。关于上次说的撸图,哎,等番外的时候一起来吧,画人像我真是个渣。



7)

 

经过一段时间的高空尾行,他发现他的大角鹿鲜肉礼包并不快乐,时常一个人呆呆地遥望远方,那孤独的背影流露出淡淡的哀伤真的是能杀死很多菲林。他唯一柔情的时刻是和一起来的小母鹿在一起,相依为命。

 

Bobby说大角鹿群被偷猎者围剿殆尽,只剩下这两头年幼失怙的小鹿。

 

松鼠很愤慨,是男子汉就该保护而不是伤害。他对人类真的是没啥好印象。

  

在那个漂亮宝贝身边保护他的,应该是他。

 

每天,当大角鹿宝贝路过松鼠地盘的时候,松鼠总会抓住时机投下去最饱满的松实或坚果。要抓住一个男人,必须先抓住他的胃,不是么?

 

可大角鹿对此没什么反应,低头嗅也不嗅一下就走了,有时最多摆出一张Bitch Face抬头看一眼,然后恢复漠然地离开。

 

嘤嘤嘤,这家伙竟然不是一个吃货。

 

终于有一天,松鼠憋不住了,他要当面去表白。

 

“嘿,啊,你好!”他蹦蹦跳跳地挡在大角鹿的面前。

 

在这时,他才完全了解到了那体格上的差距,正面仰视,这鹿简直就像一座山脉一样高不可攀。

 

大角鹿低头看了看他,又把脑袋转向了其他地方。

 

“嘿,大宝贝儿,我是这里的松鼠之王,我罩着你!“

 

没有回应。那脸上摆明写着“心情不好,生人勿进。”

 

“。。。欸,好吧,其实我根本不知道你想要什么。。。”Dean的尾巴都耷拉下来了,对于这头油盐不进的巨鹿,他已经没辙了。

 

“请你以后不要用松果砸我,很痛欸“,大角鹿第一次说话。

 

松鼠的内心一阵激动“啊啊啊,他对搭讪终于有反应了,噢耶~“

 

可转眼,大角鹿就转身用屁股对着他。

 

“请你以后别跟着我。”

 

欸欸欸?

 

“我是头不祥的鹿,跟着我迟早害了你。”

 

T-T

 

“离我远点。”

 

呜呜呜,为什么你那么拔脚无情?

 

“别走,别丢下我一个!!”

 

Dean在梦中大叫着抽噎起来,然后他被一阵温柔的呼唤声唤醒了。

 

”Dean,醒醒,我们到了。“

 

Sam好好的在自己眼前,并没有离开。Dean甚至没有抹净脸上的泪痕,就迫不及待地爬上Sam的背,把脸埋在丝缎一般的毛里,用力吸嗅着。

 

这是Sam的气味没有错,真实的触感和气味,不曾失去。

 

这真是太好了。

 

 

8)

 

宽敞干净温暖的栏舍,专门为Sam准备的,果然有高级待遇。

 

Dean也沾了光,他获得了一个巨大的兔笼做城堡,Jimmy还给他准备了充足的坚果。感动得Dean甚至打算收他做小跟班了。

 

稍后,Sam在剧组的亮相,大家沸腾起来。真的是好漂亮的一头鹿呢。在此之前,剧组的动物演员最多是猪啊羊啊马啊。大家都啧啧称奇。

 

Sam则少许有点怯生,毕竟以前他和很坏的人类打过交道,被那么多人的气味包围感觉不是那么好。

 

大家都围着大角鹿的时候,有人拿了个喇叭在那边叫下一场准备。大家就纷纷散开了。那是个顶着一头卷毛神似霍比特人的矮胖大叔。

 

****************

 

每次拍摄间隙,动物们呆的地方总是不乏探访者。

 

Dean在旁边的笼子里也有点不安。作为一只野生松鼠,Dean还真没到过有这么多人的气味的地方。奇奇怪怪的人脸在他面前走马灯似地经过。

 

有人问,我们剧里没松鼠的戏份,为啥有只松鼠会在这里呢?

 

Jimmy每次只能回答说,一言难尽,这松鼠和那头大角鹿是soul mate的关系,分不开所以只好带过来。

 

剧组里有几个群演孩子好像对Dean特别感兴趣,就趁Jimmy离开的空当把笼子门开了。Dean紧张得要死,完全不知道这些孩子会做些什么。

 

孩子们在Dean身上东拉西扯,东摸西摸,简直快让Dean疯了。他可不是家养的狗和猫,这种接触让他恐惧得瑟瑟发抖。

 

有个孩子揪着Dean尾巴上的毛用力拉扯着,疼得他吱吱直叫唤。可恶,手脚和肚子都被捏住了,用力挣扎也逃不掉。熊孩子们简直是魔鬼!

 

“嘿!你们在干什么?”一个浑厚的男声响起,不是Jimmy,却足以让熊孩子们松手。

 

Dean借机逃脱。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张恐怖的脸。说人不像人,说鬼不像鬼。

 

“哇操啊啊啊啊!什么鬼??!!”

 

本能的驱使让他伸出双爪,做了一个刀锋战士般的动作,眼前的那颗恐怖脑袋上顿时多了好几条左右对称的斜向爪印。熊孩子们看到松鼠的攻击,吓得大叫起来。

 

闻讯而来的所有人都僵掉了。Dean一头扑到不明情况的Jimmy怀里。刚才发生的一连串事情已经让他脑子空白。

 

原来刚才喝止熊孩子们的是扮演半兽人头领的大叔,他脸上的面具没有卸下,结果被松鼠抓花了。演员是没有受伤,但面具上留下了不可弥补的伤痕。

 

Dean超级感谢救下他的半兽人大叔,不过这抓痕恐怕很糟糕,接下去连着几天都会有重要戏份,重新做的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Dean感觉自己坠入了冰窖,剧组肯定要把他剥了皮放到火上烤成松鼠干。瑟瑟发抖的他一直钻在Jimmy胸口不吱声,眼泪扑哧哧地掉下来,沾湿了Jimmy的衬衫。

 

全场鸦雀无声,那个一头乱毛的霍比特大叔晃晃悠悠地走过来了,围观人群毕恭毕敬地给他让路。

 

大叔挠了下自己糟糕的头毛后说,没事,那个啥,那只松鼠还挺萌的哟。

 

他看了看半兽人面具上的痕迹还说,爪痕不错嘛,比之前的设计多了点霸气的呆萌感,道具组润色下,下一场直接用。

 

欸???大叔你谁啊啊啊啊?这都行??

 

不过话说回来,Dean真他妈觉得自己狗屎运天赋Max。

  

9)

熊孩子风波终于平息了。霍比特大叔让剧务把剧组里的所有群演孩子集中到一起,让Jimmy给他们上了一堂动保知识课。


Dean也终于恢复到没心没肺大口嚼栗子的日子里。


很多时候,Sam的角色只需要套上华丽的鞍子,驼着那个美得天上人间绝无仅有的精灵王站在那边就行。昂着他那对全球估计也找不出第二对的华丽鹿角,挺着充满肌肉线条美感的胸部,睁着那双那眼角弧度美丽的大眼睛,安安静静地站在那边就行。

 

这个时候,Dean会隔着笼子的栅栏,得意地笑呀。Sammy,干得好,你简直演技爆表,不愧是我的徒弟,不,弟弟。就这样做一头安静美丽的大角鹿吧!

 

正当Sam的戏份如火如荼开展的时候,一天晚上,Dean和一只外来的入侵动物大打一场,受了不轻的伤。

 

在这种比较偏僻的片场,时而有不速之客是很平常的事情。

 

好巧不巧,这次是一只破坏之王——浣熊。Jimmy通过分析现场留下的毛发来判定的。

 

Sam炸了。在不确定Dean是否性命无忧的那段时间,他不吃不喝,有人接近就撒脾气,用那对大角剐蹭墙壁和地面,用蹄子刨土,简直就像疯了一般。

 

Jimmy不要太懂他的心思哦,只好把裹着纱布的Dean放在Sam看得见的地方,他则24小时守护着这兄弟俩。

 

在陪伴Dean养伤期间,Sam回想到了自己的过去。

 

Sam是被迁徙过来的。原先他的生活环境里有很多大角鹿,Sam和自己的爸爸妈妈还有兄弟姐妹住在一起。当然,那个时候,他还不叫Sam。爸爸妈妈都叫他小甜心。

 

偷猎者的到来,残杀了Sam的很多伙伴,为的是那对漂亮的鹿角。Sam有点不太懂人类,就是为了他们头上的角,就可以肆意残杀生命。看着那些被子弹打穿还在哀嚎的同伴,Sam的心好像被撕成一片片的。

 

终于,最后的两头被送到了这个保护区。

 

有一天,又有偷猎者胆大包天地摸进来,这次他们什么都没猎到,气急败坏之间一路上留下未灭的烟头。火灾了。

 

在浓烟开始起来的时候,Sam和小母鹿走散了,他惊慌失措地左冲右突,却找不到离开火场的方法,渐渐,呛鼻的烟味一直灌进他的肺里,他的头发昏,脚发软,身体发烫且颤抖。

 

“也许我要死了。”他在昏过去前一刻这么想。

 

可大概半分钟后,他被身体某个部位的剧痛激得又醒过来了。

 

有什么东西在狠命地咬他的耳朵。

 

然后这个东西在他耳边大喊:“大宝贝,不要睡,起来!起来!”

 

然后这个东西又大喊:“往左边那个土坡上跑,冲过那段就安全了。”

 

Sam撑着发软的蹄子又站起来了。在他耳边的那个声音似曾相识,不过一时间也不可能反应过来到底是谁。那声音尖锐且有些颤抖,不过这总算是给了Sam足够的勇气,不由自主的按照声音指示的方法去做。

 

在土坡上,Sam迟疑了,前方是一道不算小的火带,火焰吞噬枯枝败草的嘶嘶声响彻耳边。动物的本能驱使他嘶叫了一声,然后向后倒退。蹄子在土坡上来回踩出深深的痕迹。

 

“不,我做不到。。。我害怕,我跨不过去。”

 

“不,相信我,你行的!你那么高,腿那么长,只要一个跳跃就能离开这里了。”

 

那个东西爬到了他脸的正中央,这个时候,Sam挤了个对眼才看清,是一只松鼠。

 

这就是那只曾经不止一次拿松果砸他脑袋,还在树杈间和其他松鼠讲电视剧讲到唾沫横飞、昏天黑地的松鼠。几天前,松鼠曾经向他表白过,结果被残忍拒绝了。

 

“不,我不行的。但你可以爬到树梢上去,从这棵树跳到更远的树上,就安全了。”Sam脑中又出现了同伴们死去时候的画面,血淋淋的弹孔,心跳加剧到渐渐停止跳动的声音。

 

也许,活着本身就是一种恐怖,每天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每天都要担惊受怕,每天都要面对疾病和死亡的威胁。也许……他也应该早点随着这些灵魂而去。

 

“不!不!我不会离开你的!你一定要活下去,大角鹿,我不许你死!相信我,只要跳一下,求你了,求你了,跳吧!跳吧!跳吧!”

 

“跳吧!跳吧!跳吧!”不断在大角鹿脑海里回荡。

 

“傻瓜,只要活着,一切都会好的。我只要你活着!“


大角鹿终于纵身一跃。

  

10)

 

不知跑出多远,Sam失去了方向感和距离感,一头栽倒。

 

醒过来是在救护所。

 

Sam这才有机会看清这松鼠的长相,和其他普通松鼠一样,棕色+奶油色交错的西瓜纹皮毛。不一样的是他的眼睛是宝石般的透明绿色,两条后腿有点罗圈,爪子和尾巴上的毛有明显火燎的痕迹。

 

 这就是一直不断骚扰他的那只跟踪狂松鼠。

 

这时候有人进来了,Bobby带着几个穿制服的人走过来,一定是为了看看大角鹿的情况。

 

“很抱歉目前还没有找到那几个纵火的偷猎者。”

 

“起火点也还在确定中,如果走流程的话调查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Bobby叹气:“其实真的抓到了也不对这里的动物和植被有什么弥补,经过这场火灾,这里就只剩下这一头大角鹿了。”

 

看来,那头小母鹿没有幸免。

 

“值得庆幸的是,还好有这只松鼠及时来报信,否则我们连这头最后的大角鹿都保不住了。”原来,在大角鹿昏倒后,松鼠跑去又抓又咬Bobby的裤脚,才把救援人员引到正确位置。“这松鼠简直成精了。”

 

“劫后余生的小家伙儿,叫你‘Sam’怎么样?Sam,Sam。”Bobby在那里自言自语,大角鹿却抬头有了反应,眨了一下眼睛,用楚楚可怜的puppy eye看着Bobby。噢,这家伙也成精了吗?Bobby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然后一只松鼠突然从后面爬上San脑袋上的一只大角,看上去有些捶胸顿足般的气急败坏,冲着Bobby大声吱吱叫。

 

“我勒个球!你也想要有名字吗?那你就叫’Dean’好了,炸毛的贪吃鬼。你们俩个真是不可理喻的蠢货。。。”

 

Bobby骂骂咧咧地离开了,好像突然之间又控制不住他的坏脾气了。不过Sam和Dean并没有看到Bobby走出救护所后用粗糙的手胡乱地抹着老泪。

 

“哇!我们有名字了!Sam,Sam,Sammy,我可以叫你Sammy吗?Sammy? 叫我Dean,Dean, Dean,或者Deano,随你喜欢!”

 

“Dean,Dean,Dean,Dean。”

 

“Sammy,Sammy,Sammy!你知道吗?我们的名字和那对猎鬼兄弟名字一样欸。Dean是哥哥,Sam是弟弟。我跟你说过我最喜欢的那部电视剧,Sam和Dean为了对方死去活来的。有点肉麻,不过我喜欢。”

 

“Dean,够了,不要讲得这么恶心。”

 

“你就是那么娘唧唧哈哈,和电视里的Sam一样。那种肉麻才不恶心呢,应该叫“铁•汉•柔•情”!”

 

“Dean,如果你遇到危险,我一定也会去救你的。”

 

“Sammy,我收回刚才的话,你简直比电视里的Sammy Girl还要娘。”

 

“闭嘴,Jerk!”

 

“闭脸,Bitch!”

 

以上是Sammy内心永久珍藏的苦尽甘来的回忆。

 

对于那句“我也会去救你的”,Sam感觉自己是个说谎的骗子,许下了承诺却偏偏做不到。明明Dean是那么的弱小,可偏偏每次都是Dean保护他,救他,他却不能为他做些什么。这次又是Dean为了保护他才和那只坏浣熊打架,如果Dean因为这样死了,他也不会独活。




评论 ( 10 )
热度 ( 14 )

© VIVIB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