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BOX

SPN重度中毒/SD可逆不拆/无CP洁癖/欧美墙头全部么么哒/狂热手工爱好者/水彩渣画手/Glay本命/要嫁就嫁个铁汉柔情的盖世英雄

奥斯卡告诉你如何去评价作品的优劣

        其实我不完全赞同Sean Penn的讲法,奥斯卡最终是通过讲故事而回归到人物的塑造上。所以为什么传记类影片永远比其他类型片先天有优势。

        不过文主后面罗里吧嗦关于漫画的引申倒是可以看看,特别是对我们这些只求发表些个人摸鱼以博得多些点赞和评论的绘画爱好者来说,有着指点迷津的特殊效果【我会说有人来点赞我的涂鸦就会飞上天吗?是秘密!才不告诉你们咧!】


穷困潦倒的漫画家:


上图中字幕组的翻译可能不够清晰。

上图是87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布最佳影片时颁奖嘉宾Sean Penn的一段话。

“这个奖项只关注对故事的讲述,和对自己理念的诠释”,Sean Penn的原句是——

“It's about the power of their story telling and the power of their ideas.”

看原句才会更清晰Sean Penn的意思,奥斯卡最佳影片只关注的是“讲故事”“创意”“POWER”

当然这里聊的肯定是引申到漫画作品上来的,对于(任何)一部漫画作品,身边很多的朋友都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如何去评价它。

画得漂亮?肯定不是。

故事优秀?也是有很多故事优秀者怀才不遇。

以销量决定?如果你以这一点作为优秀评价的理由,可能反而是最多“梦想家”会嗤之以鼻的。

就因为以上这些因素都和太多东西重合了,所以要如何评价一部作品非常的复杂,无论任何阶段的作者都会有所困惑:

初学者、新手可能会完全没有方向,很多新手会问我如何知道自己的作品是好是坏呢?如果要拿去给别人评评看,到底应该听谁的呢?

而已经可以靠漫画混到温饱的人,也会有很多的分歧——对,到这个程度就不叫疑惑了,因为他们都具备了职业的水平,都能够把自己的作品摆上舞台。

通常一方是觉得应该越商业越好,大家喜欢什么我就画什么。

而另一方则可能执拗地以自我为中心,我要画我自己的东西,即时未必所有人都能懂我。

大概是这样。

笔者说了不算,看过Sean Penn的一番话以后,相信你会对评价作品的标准有一些想法。总之,类似的牢骚听得太多了,希望此文能够成为这类困惑和牢骚的解药。

1、THE POWER OF STORY TELLING

讲故事的力量(水平)。

你也许有很多IDEA,但是如果你说不清楚,表达得不够到位,或者演得过火,都不行。IDEA谁都有,智慧谁都有,有时候作品最精彩的地方可能反而是读者的评论,但是他们只能是读者。

能够把IDEA变成作品的,只能是STORY TELLER。

2、THE POWER OF IDEA

根据上条,确实,IDEA的好坏,只能排第二。

3、花费成本

无论你没有上面两条中任何一条,你的任何消耗都可能是徒劳。

更可怕的是那些还没有“完成”就已经开始晒辛苦的。


成本、心血这些其实任何一部作品的作者都会有投入,而上面两条就是杠杆。换句话说,你有多辛苦,没有人需要知道,只能用结果和实力说话。

4、销量(票房)

销量——所有疑惑和矛盾的根源。

因为有时候作品的艺术性和销量并不成正比,而人们又渴望金钱——如果艺术性高反而变小众,低俗的、话题炒作的、抄袭的反而大卖特卖,那么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在创作?

其实这里可能有什么搞错了。

先不说销量,你凭啥说你的艺术性高?

我们来看看下图……



懂数学的人,多得是。但是问题是现在你是要编数学书,如果你的书别人看不懂、不想看、很难看下去,那么虽然你的专业性没有问题,但是你的STORY TELLING出了问题。

为什么现在国内的吐槽漫、恶搞漫反而大行其道,销量不错,可是正经一点的漫画就反应平平?或许也有,不过可能是一些话题作、低俗作、萌腐擦边球什么的。

因为那些的STORY TELLING没问题,而且那些内容平易近人。

如果你觉得你的追求并没有这么低,如果你觉得你说话就要出口成章,白话文一点都显得平凡,那完全可以——那么你就要肩负起把你的高追求深入浅出地TELL出来的重任。

很多人觉得“那些接地气的作品我要做我也行,我只是不做而已”——对,没错,就是这样,只不过高雅作品的STORY TELLING还是一个需要攻克的难关而已。

所以你会发现,电影里沧海遗珠的神作也有很多,可是总是和奖项擦身而过,因为太小众了——获奖的往往是雅俗共赏的作品,既接地气,又有稍微高的追求。

综上所述,那么一部优秀作品应该怎样形容呢?

5、共鸣

对,共鸣。

优秀的作品,会令人有共鸣。

不是一个人有共鸣,两个人有共鸣,而是要很多人有共鸣。

看不懂,就没有共鸣。

没创意,就没有共鸣。

没花费成本,怎么能够达到令人共鸣的水平?

令很多人有所共鸣了以后——销量、票房自然就合理起来了。

而销量又和供求关系(商业)有所重合,所以才会困扰很多人的判断,但是与其去酸一个低俗但是畅销的作品,你不如去卖白菜嘛对不对,如果是卖白菜就没那么多麻烦了——你商业,你再商业能比我卖菜的商业吗?有需要,就供应。

之所以你对作品的评价标准有困惑,可能,其实就是因为你自私。

你自私得不愿意调整你心中那个“所谓高尚”的IDEA——如果要STORY TELLING做得好,必定要对那个IDEA有所修改,变换表达形式。但是你自私,你不愿改动,甚至要对着干,结果自然就是听天由命。

而那些低俗、接地气、炒作的商业作品,一点也不自私,他们也和买菜的相差无几,是那么的纯粹——你要什么,我就给什么。

相反你们这些一味追求高雅艺术的心机太重了啦!


想想学校门口那一千一万本习题书吧,他们的编者也算是个学者,但从来不去思考怎么改革教育,他们只知道,孩子们要做题,那么我就出习题书,变着法儿地出,改改数据也能出。而事实是,确实这种书是最TMD好卖,很多出版社如是说。

难道身为学者的你也要对他们嗤之以鼻?这不公平,人家是为了钱,你是为了学术和改革,而且别人也没有剥夺你卖菜的权利,只是你不屑于卖菜而已,如果你卖菜也卖不过人家,说明你真的是太自私了——你脑子里还是想着学术,根本没有把心思放在卖菜技巧上啊。

情况可能就是如此。

以上只是(听了太多怀才不遇者吐苦水的)笔者的个人想法,说到底,同为作者的话,评价一部作品,需要用平常心看待。创作一部作品,更需要平常心去看待。

当然如果身份是读者,爱怎么说都是自由。他们是消费者,他们买菜。

买菜的谁鸟你是不是叫袁隆平,对吧。


(↑一看到这种话就知道是胡扯的香精加水骗钱,灵感?灵你妈啊死基佬,因为你是基佬所以叫基因科技吗?)

如果还没想明白,看看现在洗发水、化妆品、牙膏牙刷的广告吧,他们每过一两个月就出一种莫名其妙新技术,而且你会觉得……这技术真TMD想当然真TMD顺理成章啊!真正的化学技术不可能在这么几十秒的广告里能够说得明白,但是它们做到了(虽然可能是瞎编的)。

你看,STORY TELLING才是王道。

最后的最后,可能还是会有人提出疑惑——STORY TELLING这么抽象的东西,就算你告诉我是最重要的,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算是好怎么算是坏啊?说了等于没说啊?

你想想,你干嘛要来看我这篇啰嗦——如果我不是先诓出个奥斯卡的话,你鸟我吗?(其实奥斯卡也不是什么特别公正的奖项,但是就是比较好诓人受瞩目啦)

两人相遇,干嘛对方要听你讲故事TELL什么STORY?要让别人听下去,就需要先吸引到别人。两喵相遇汪者胜。


什么能吸引人?令人好奇、感兴趣的才能吸引人。

要有趣、猎奇到什么程度?太有趣了你所谓的高尚的艺术就出不来了,开头有趣一下下后面沉闷的话别人也是会提前退场的,有趣的安排就是要一浪接一浪的,波浪线似的。

要浪,九浅一深,才是王道中的王道。

比如本文,我时不时会加粗一些字划掉一些字,或是放些图出来,避免你看字看累了。我们的目标是——蛀牙根本停不下来

你看,我也挺浪的对吧?以后我笔名就改叫浪味仙大家不要和我抢。


评论
热度 ( 326 )
  1. Tion Vi十漫个为什么 转载了此文字
  2. yu13434十漫个为什么 转载了此文字

© VIVIB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