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BOX

SPN重度中毒/SD可逆不拆/无CP洁癖/欧美墙头全部么么哒/狂热手工爱好者/水彩渣画手/Glay本命/要嫁就嫁个铁汉柔情的盖世英雄

《伤痕》【Wincest,SD】(NC17待定)

此文献给所有内心热爱J2SD的小伙伴们。特别是经历了今天外黑欺负Jared的事件。我们的世界,那些黑人不会懂。Always keep fighting!

 

Rating:介于PG13和NC17之间

简介:原著向,讲述兄弟两人身上那些伤痕的来历,全程场景应该是在bed上滚床单,不过没有详细描述。而且写得匆忙,自己觉得像一个提纲。可能日后会扩写。扩写的话应该是添纯肉。。。想看的小伙伴们记得一定要告诉我。

警告:无逻辑,流水账,视角切换混乱。

 

------------------------------------------ 

并不是每个猎人都会在工作时挂彩。

 

可偏偏Dean是个战五渣,不挂彩的几率简直小于Sam记得买派的几率。

 

Dean的身体,就是一部活的Winchester家族猎魔史。大大小小的伤痕,被收藏在皮肤上、筋肉里、骨骼中。

 

Sam的身上也有不少伤,不过和Dean比起来真的是少之又少。

 

Dean自称“德州硬汉”,穿着衣服的时候看着挺像那么回事儿,黝黑的皮肤,毛毛躁躁的短发,朴素到极致的TYJ三件套*【注】,总是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但,深夜汽车旅馆内的Dean,完全不是这样的视觉形象。在平时衣服覆盖的部分,过分白皙的身体上,断断续续的疤痕,陈年的,半旧的,较新的,纵横交错得像是皮肉上的补丁。

 

Sam每次抱着Dean的时候,眼睛和心都会被这些伤痕刺痛。

 

这些实实在在,没有任何做伪成分的伤痕。

 

每次Sam和Dean吵架,Dean自卑地质疑自己存在价值的时候,Sam几乎有这么一种冲动:想把哥哥全身衣服扒光,然后推到镜子前,让他好好看看自己的身体每一部分,然后在他耳边怒吼:“Dean,你是最好的猎人,甚至比我们的父亲都要好,为什么你总是不想承认这一点呢?!你到底要自我否定到什么时候?!”

 

Sam能说出每个伤痕的来历。

 

没错,是每一个。

 

比如,这个左脚踝内侧的楔形伤疤是12岁大的Dean和John一起猎杀一只水妖时的纪念。水妖手臂外侧的锯齿形硬鳞硬生生的刮过踝骨,那几乎让他残废。

 

当Sam抓着他脚踝轻柔吻着的时候,心里总还是会愤愤地想着John不应该让未成年人去直面那些毫无人性的怪物,shit,特别是那个未成年人还是自己的儿子,亲生的呢。

 

下巴碎过,鼻骨和眉骨碎过,肋骨受伤简直是家常便饭,脚趾骨至少也有两三根是无法正常使用的,Sam简直要以为那是Dean有罗圈腿的因由。转念一想,这话临到嘴边却难以说出口。要是说了,可能Dean会立马把他踹下床,然后让他睡三天的地板。

 

Dean的背上皮肤颜色很漂亮,是那种健康的白皙,偶尔还会有一些零星的浅褐雀斑撒在上面。在一片牛奶汪洋中卷起的谷物麦片浪花。而这汪洋中还有一连串不规则的小岛,由伤疤组成的小岛们,好似等待着海难后余生的人们爬上来苟延残喘。

 

Sam把嘴唇贴上Dean蝴蝶骨下方凹陷处的一小块浅白色,用令人难以感知的速度缓慢移动着,摩挲着。那个,是身为哥哥的Dean又一次义无反顾地挡在兄弟面前时,被大怪物大力抛出去,砸在一堆酒瓶碎片上的产物。

 

“我还记得爸爸打你,把手腕粗的棍子都打断了,可那些伤现在我几乎都找不到了。你的恢复能力真的让我惊讶。”

 

听到“爸爸”两个字,Sam怀抱里的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

 

“傻瓜,你想看那些吗?大概肋骨上还有一些,需要切开皮给你看一下吗?”

 

John把一腔怒火都发泄到大儿子身上不是没有道理,Dean放走了Sam,让他背着自己的小行李袋去找那只狐狸精Amy,老Winchester还以为小儿子被怪物掳走了。

 

Sam下意识甩了下头,他要赶紧从脑海里抹去那次不愉快的记忆。所以他抓住Dean的身体一下子把他翻过来。用力可能稍稍有点大,这让Dean疑惑不解地眨了下眼,宝石绿的双眸在昏暗床头灯斜照下折射着神秘的色彩。脸向天花板的姿势更让他的正面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胸腹随着呼吸起伏。

 

这节奏让Sam感觉很安心。

 

灯神那次,Dean自己在梦里刺自己,结果事情圆满结束后,腹部那块地方还真是留下了一个匕首的刺痕。

 

现在,这个疤痕正在Sam的手掌底下来回移动。疤痕本身的触感比正常皮肤要弱,但Dean却好像正在感知Sam的每一根掌纹和指纹线。作为回应,Dean用右手攀上弟弟的左臂,那里有很长的一道横向疤痕。

 

Dean同样也喜欢用手指或嘴唇描画Sam身上的伤疤。早些年他会偏向自责没有好好保护弟弟,不过几次Sam的开解之后,他只能把这些当作是世上最酸涩也最甘美的红酒。

 

他记得那次是为了救Anna,两人从教堂二楼撞破窗户掉下去。Sam的手臂流了不少血,他自己则是肩膀脱臼。Sam自己缝好了那个视觉效果吓人的裂口,然后在刚数到一的时候帮他把肩膀推了回去。

 

Bitch,每次都说好数到三再动手的呢?被弟弟的斯坦福智商碾压真不是滋味。

 

每逢阴雨天,Dean就会略显得焦躁不安,食欲不振,脸上的表情更是苦大仇深。Sam从来都不会去问原因,因为他自己的两节颈椎,一个膝盖还有左手掌都会在这种天气下丝丝隐痛。

 

Dean在手背上还有一处烫伤,那一次不是妖魔鬼怪。是和Sam去看别的孩子放烟火。有一个不太稳定的火蔟一下子朝Sam的脸这边蹿过来。本能让Dean伸手去挡,火星在他的手背上跳舞,留下了最原始的跃动形状。

 

即使长大后,虽然Sam一直嘲笑Dean老头般的睡眠时长和晨起运动,但在任何威胁面前,Dean永远是反应最快的那个。

 

小Sammy做爱时喜欢哭哭啼啼的,小Sammy每天都会拿尺子出来——量一量哥哥身上的新伤疤,是不是又消退一些。

 

Sam死也不肯承认他喜欢和Dean做爱,他只会说:”我只是想再数一遍你身上的伤疤罢了“。

 

可怜的JohnWinchester,到死也没识破兄弟俩的秘密关系。这又或许是件好事,如果在老爸面前穿帮,保不准老爷子会在气急败坏之下往Dean的脑壳里送进去满满一枪膛的子弹。一直以来,凡是有搞砸的事情,总是大的那个需要负起全部责任,不是么?

 

我就是喜欢弟弟,弟弟也总是喜欢我。这点是Dean唯一会忤逆老爹的地方。

 

不后悔。

 

Sam喜欢在两人赤裸相对的时候用身体纠缠住Dean,面对面紧紧拥抱,胸膛贴着胸膛,小腹贴着小腹,好像连体婴般在床单和毯子间翻滚。四肢在默契中勾连,摩挲,变换着各种姿态来享受这种皮肤间的亲密接触,这可真是美妙的场景。

 

虽然这些未被马赛克的场景曾出现在某个先知的脑海中,不过,他实在没法抵抗Dean的恐吓:

 

“如果你敢写半个字,我就会让你出现在全美失足妇女联盟的黑名单上。”

 

Dean有时会抱怨Sam是接吻狂魔。这吻让他的大脑会偶尔短路。

 

“嗯。。。Sammy。。。嗯啊,战地上的姑娘们穿着护士装那真是会要人老命的。”Dean呢喃着,轻轻扭动着,得意半眯着眼睛微笑着。

 

妈的,这家伙就喜欢在做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间没头没脑的说胡话。

 

“为了你的性命着想,我既不会让你上战场,也不会让你见那些小护士。如果你觉得有需要,今年万圣节我可以勉为其难的穿一次。”

 

“噗哈哈哈~~~~”,Dean推开Sam的手,挣扎着坐起来,“一只金刚要扮成芭比,我绝对会拍照传到网上去哒。我可爱的小Sammy你有这样的觉悟了吗?”

 

“天下没有免费的派,作为交换条件,你要打扮成长发公主。谁叫你从小讲的睡前故事里,就只有这个不能算是恐怖故事。”

 

“白痴Sammy,你老哥我才不干。”

 

“没有长发公主,就没有小护士。你要是敢去找真的小护士,我就把50度灰里的出现过的所有道具都用上一遍。”

 

“切,你从来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我等你嘴里说的那些小玩具大概有十多年了,真心不指望你来兑现,娘唧唧的Sammygirl~”

 

“Dean,今天你话太多了。”Sam赶紧转话题,然后腰上加紧动作,让Dean一个深吸气而无暇顾及刚才的话题。

 

的确,Sam只是嘴炮逞能。

 

Dean有时也会为Sam抱不平,那些腐女的slash文里经常会把Sam写成是一个自大的、粗暴的控制狂,那些赤裸裸的性事场面描写一般都以Dean在哭喊中一边高潮一边失去意识为结局。其实,Sam从来都很温柔,即使是在有些小口角之后的AngrySex中。Sam从来不会使用自己身体以外的工具,他觉得唯一够资格进入他哥哥里面的只有他自己的身体,而且他深信自己的一切能让Dean永远处于满足状态。而Dean从来也一直享受着这种专宠待遇。在早些年Sam体格还没发育得那么离谱的时候,Dean第一次从他的宝贝弟弟嘴里听到了那近乎羞耻的恳求,惊讶之余,他没有拒绝,并且自动选择了做下面那个,因为,该死的,Sammy从小就怕疼,虽然他自己也非常不喜欢疼。后来,Dean也一直把主导权交给Sam,在白天,他做够了充满保护欲的家长,到了夜晚,他就可以放心把自己交给Sam。弟弟会引导他释放出在外人面前不能表现的所有状态,胆怯,脆弱,自卑,敏感,怕黑,怕冷,怕疼,怕孑然一人。

 

Sam则对Slash文抱着一种是赏玩的态度,虽然那些凭空捏造的情节完全还不能描述出Dean的十分之一的美丽和可爱,但从不同的设定里可以看到各种不同的Dean,很多是他不会去真正尝试的。有时,他也会博采众长,一些情趣十足并且无害性质的新鲜姿势和技巧会被施用,那时Dean会用完全连不上的含糊发音来吐槽学霸和腐女真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两种妖怪。

 

当长夜无奈接近尾声的时候,Sam还是喜欢用拥抱来做“结案陈词”。

 

当两个胸膛交叠的时候,驱魔纹身会印在对方身上,这让他们感觉融为一体并变得更强大。

 

什么也不能把他们分开。

 

End

*【注】:TYJ为自创缩写,指T-shirt, Y-shirt 和Jacket。Y-shirt是日文里衬衫的说法,很形象。

 

 

评论 ( 10 )
热度 ( 40 )

© VIVIB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