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BOX

SPN重度中毒/SD可逆不拆/无CP洁癖/欧美墙头全部么么哒/狂热手工爱好者/水彩渣画手/Glay本命/要嫁就嫁个铁汉柔情的盖世英雄

【SPN】【SD】Low Fever 01 (G,不那么甜的HE小甜饼)

一周前开的小土坑,病弱Sam梗,嘤嘤嘤结果想不到偶的心肝宝贝儿JP同学竟然在这个时候累倒回家休养去了。希望JP很快好起来。Always keep fighting, my Mr. Moose~~

 

 

 

在地堡里,不太可能通过光线来判断时间。

 

Sam已经好几天没有正儿八经睡过一觉了,当然,他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时间的流转,倦得不行的时候就在书桌上趴一会儿。他不想睡,他甚至觉得4年前的那个丢失灵魂的自己的不用睡觉的技能在今天看来简直比美国的处女还宝贵。梦境只会加重他心底的恐惧。不止一次,他不是在黑着眼满身是血的Dean出现在他梦中时被吓醒,就是在Dean的噩梦呻吟中被唤醒。他偏执式地在资料堆里搜索、查找,每一条可能有用的记录都不放过,尽可能的多看几眼,多收集一些和解除MOC有关的信息。只有被浩如烟海的记录者资料包围的时候,他才会有一丝安全感。

 

当Dean第5次(也可能是第6次)走进客厅时,Sam还是老样子坐在那里。

 

虽然每天Dean从房间出来到大厅时候,Sam都会说“早安”来打招呼,每晚Dean回房间的时候,他也会扯着微笑说“晚安”。

 

不过他日渐苍白、消瘦的脸颊,憔悴的神态,还有那越来越唏嘘的胡渣。。。。。

 

Dean的内心非常清楚,Sam这几天来一直都没回房间去睡过,每天的“早安”和“晚安”也只不过是维持虚假表象的拙劣伪装。

 

“早安,Dean。”Sam头也没抬地打着招呼。

 

“嘿,Sam,停下来。老实告诉我你几天没睡了?!”Dean有些生气地走慢慢走过去。大概是MOC影响越来越强的关系,那种凝重的压迫感显然影响到了Sam,他虽然坐在椅子上,竟然开始微微颤抖。

 

“我没事。”Sam有些吃力地合上面前的一本档案夹,伸手要去够稍远的一叠关于魔法的书。终于,在他手指即将触到最顶端那本书的封皮的时候,Dean一把握住了他手腕。两个人之间有个像通了直流电的小灯泡啪嗒闪了下似的,两具留着相同的血的躯体之间已经瞬间交换了言语无法详述的信息。

 

“没事个p,你在发热。而且—这肯定不是因为我太火辣了。”

 

“Dean,这根本不好笑。”Sam这才略微抬起点下巴,望向他哥哥。那双曾经细长美丽散发诱人光芒的狗狗眼,如今,光芒已湮灭,剩下的是浮肿和空洞。“你知道我必须争分夺秒地找出解除Moc的办法。”

 

“去他妈的办法! 再不去睡觉,在这玩意儿弄死我之前,你就会被你自己弄死。”

 

Dean还是死死抓着Sam的手腕,Sam的眼神更涣散了。僵持不了多久,一阵眩晕在这恰当的时机袭来,于是,Sam的大脑选择了down机。

 

******************

 

软绵绵的,好闻的味道。

 

在梦里,Sam反复感受着这两种感觉,感觉自己好像躺在一片白茫茫的棉花糖里。

 

身体的感觉逐渐恢复,Sam扭动了一下,发现屁股下面不是他的床,抬头看看,这也不是他的天花板。

 

是  Dean  的  房   间   呢。

 

“要是我告诉他这床就像撒了糖的豌豆公主的御用锦塌,他肯定要疯了。”Sam逐渐清醒起来的意识竟然能够开始打趣,可能是个好现象。

 

 

-------------------------------------

争取本周内更完,大约5000字,分5次会不会被打?(羡慕那些动辄十几万字出本的太太们的文字灵感。)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VIVIBOX | Powered by LOFTER